您的当前位置:澳门百家乐玩法 > 浙江篮球大赛 >

五夫临门 110侮辱

时间:2019-09-06

  “沈老爷!沈老爷!”李明珠心中又惊又痛,大叫一声,焦急地跑到沈富贵身边,又对旁边的店小二道,“快,把沈老爷扶下去休息!”

  停顿一下,又恨恨道:“老爷,您看要不要属下带人将五兄弟……”眼露阴狠之色,右手往自己脖颈上比划出抹脖子的动作。

  因为他喝得酩酊大醉,所以取钱的动作极为缓慢,使得在场所有官员都双眼发亮,面露贪婪之色,死盯着银票。

  “杨公公最近是否很缺钱?”张有财笑得那叫一个风情万种、百媚横生,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,“如果杨公公缺钱的话,可以知会下官一声,下官定当慷慨解囊。但是,杨公公万不可收下沈老爷的打赏,毕竟沈老爷刚才喝醉了不是?”

  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玄幻奇幻五夫临门 110侮辱

  杨公公之所以左右为难,是因为随行官差中,有人认识沈富贵,并提前告知杨公公,沈富贵是凤阳县的土霸王,来到凤阳县后,杨公公可以不去拜见县令,但万万不可不拜见沈富贵,否则很可能吃不完兜着走——还没等回到京城,半途中就会命丧各路土匪之手!

  张文勾起嘴唇,笑道:“平日里,我们五兄弟已经受了沈老爷太多照顾,如今又怎好意思在沈老爷的酒楼里吃白食?”

  可是,杨公公每年的俸禄也才20两银子,如果不收下这100两的银票,他实在心有不甘啊!

  不料,店小二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张大人,这顿饭您不必付钱,因为沈老爷事先就吩咐过小的,说杨公公和各位官爷远道而来,他要尽地主之谊,所以这顿饭由他请客。”

  “五兄弟确实欺人太甚,”汤管家愤愤不平道,“他们明目张胆地给您送壮阳药,摆明了就是讽刺您年老体弱,性能力衰退!”

  由于方才喝了太多酒,此时他觉得头痛欲裂,不得不以手抵住太阳穴,轻轻按摩一番。

  热门推荐:干爹和那些干儿子未来之当妈不易足球万岁牛男婚色可餐:饿狼总裁轻点吻末法王座安息日侯府商女穿越之复仇永夜君王

  顿了顿,又觉得在张有财面前贪得无厌显得丢人,于是将手中银票塞回张有财手中,并豪气万丈道:

  思前想后,杨公公进退两难,表情苦不堪言:“咱家愚钝,实在不知如何是好,还请两位张大人明示。”

  听完店小二的讲述,沈富贵低笑起来,正待说话,忽见汤管家怀抱一大堆华丽锦盒,神色复杂地步入房内。

  眼看沈富贵满面通红,醉眼迷蒙,李明珠担心他再喝酒会酒精中毒,只好硬着头皮,替他求情道:“文哥,你们别再让沈老爷喝酒了,他已经喝了很多了,再喝下去,他的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听张大人的,”杨公公呵呵笑道,“张大人说得对,沈老爷刚才喝醉了,我不能收下他的银票。”

  “老爷啊,您真的变了,为何变得这么心慈手软?那五兄弟如此侮辱您,您为何还要留着他们的性命?”

  “不必,”沈富贵笑道,“既然他们将补品送来,那我就收下好了。说起来,也是我对不住他们,抢走了他们的共妻。”

  “这是你家老爷的100两银票,请你帮我还给他,并且替我代个话儿。”张文轻笑一声,将银票放入店小二手里。

  上一章:109人精章节列表下一章:111守口如瓶

  张文笑了笑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请你帮我转告沈老爷,他年老体弱,才喝了几杯酒就醉得不省人事,真的让我很担心。从今往后,请他一定要保重身体,争取活得和我一样久。”

  李明珠笑道:“你放心,沈老爷挺爱面子,就算他事后后悔,也不可能找你要回银票。再说了,他不仅是桃花村首富,也是本县首富,区区一百两银子,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  “张文、张有财,你们俩果然是好样儿的,恭喜你们入朝为官,我再敬你们一杯!”说罢,向张文和张有财举杯,又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  “真的?那咱家就不客气了。”杨公公喜出望外,正想将银票放入怀中,不料身旁横空伸出一只手,硬生生将银票夺过去!

  不等张文回话,李明珠就抢话道:“杨公公,您快收下银票吧!难道您刚才没听沈老爷说,张文和张有财是他的好友吗?沈老爷是想拜托您今后照顾张文和张有财,所以才送您银票的,您若是不收下,那就是却之不恭了。”

  第二是因为杨公公耳聪目明,从刚才五兄弟给沈富贵灌酒的那一幕,看出五兄弟和沈富贵有过节。

  “杨公公,张文和张有财都是我的好友,以后还请公公对他们多加关照!”沈富贵慢慢放下酒杯,从怀中取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及评论均为网友发布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【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】立场无关!

  结果到后来,汤管家因为替沈富贵挡酒而醉死过去,而沈富贵也喝得烂醉如泥,甚至到茅厕里吐了好几次。

  “小二哥,记得帮我传线两银子不用找零头了,告辞。”说完,张文便领着众人,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富贵酒楼。

  他又一一打开其他锦盒,发现里面竟然全都是壮阳药,细细数来,有海参、鲍鱼、淡菜、狗鞭、驴肉……

  说来也巧,这杨公公恰好有断袖之癖,一见张有财模样俊俏,笑靥如花,登时心痒难耐,当下就把沈富贵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  得到随行官差的提醒后,杨公公本打算宣旨后立刻去拜见沈富贵,哪知碰巧在酒楼遇到沈富贵。

  如今,沈富贵喝得烂醉,又塞给杨公公一张百两银票,杨公公当然不敢立刻收下。

  “我没变,如果我还年轻,我当然希望独占李明珠;但是现在我已经年过半百,真的无力照顾李明珠一生一世了,所以我只能留给五兄弟一条活路,以便让他们今后替我照顾明珠。”

  如果杨公公收下银票,肯定会得罪张文和张有财,而且等沈富贵酒醒后,也可能命杨公公归还银票,说不定还会对他大发雷霆。

  这下子,不仅是杨公公,就连其他官差看出端倪,猜到五兄弟和沈富贵之间有过节,不由暗暗捏把冷汗。

  “杨公公,小小薄利,不成敬意!请你帮我照顾张文和……张有财……”沈富贵断断续续地说完,便扑通一声倒在饭桌上,醉得不省人事。

  “有财兄,承蒙你看得起咱家,可你刚刚升为七品农官,每年的俸禄也只有25两而已。因而这100两银票,咱家万万不能收下,你的心意咱家心领了。”

  杨公公捏着那张百两银票,好似捏着烫手山芋一般,为难地看向张文:“张大人,这……咱家该如何是好?”

  见他醒了,店小二硬着头皮上前,将100两银票交还给他,又把张文的话转述一遍。

  一边说,一边从自己袖中取出一张100两的银票,塞到杨公公手里,娇声道:“杨公公,这样吧,你就收下下官的薄礼,至于沈老爷的银票,等会儿我们原封不动地还给他,可好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杨公公还是犹豫不决,讪讪道,“刚才沈老爷明显是喝醉了,如若他酒醒后,怪罪咱家,那该怎么办?”

  “回老爷,这些都是张家五兄弟送您的礼物,他们说老爷醉酒,他们心中甚为不安,因而特地送上厚礼,以为老爷调养身体。”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