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麻花的改卖药了这4名专坑老年人的药骗子判了

时间:2019-09-08

  

卖麻花的改卖药了这4名专坑老年人的药骗子判了

   “会销的主要目标就是在意健康、赋闲在家且具有一定消费能力的老年群体。”这样,三人商定了会销目标,开会时,三人分工负责,周晓艳负责“讲课”,通过播放宣传片和PPT、找“托”现身说法等形式,向参会老人夸大和虚假宣传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的功效,李怀益和卢进两人负责维持会场秩序、“解疑释惑”。 见面后,三人便商定,由三人共同出资作为启动资金,同时也作为利润分配的依据,其中,周晓艳出资12万元,李怀益出资9万元,卢进出资5万元。三人请马初学帮忙联系湖南某制药公司,先后3次从该公司购进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共计16750盒,每盒的价格是15元。至案发时,只剩未销售的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3714盒,其余的全部销售一空。 霖庆园药店在烟台有几十家连锁门店。卢进带着李怀益找到了自己的朋友——霖庆园药店一家门店的副总经理王绍洋。王绍洋一看是卢进介绍的,便答应为其提供场所,为其存放药品。 近日,烟台莱山区检察院依法公诉了一起非法经营药品案,经依法审查,四名被告人在不具备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的情况下,低价买进、高价卖出,从制药公司购进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,通过夸大功效、虚假宣传的会销方式向老年人销售该药品,经营数额达30多万元。最终,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分别判处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。 最终,李怀益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二年,缓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。周晓艳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二年,缓刑二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;卢进、王绍洋同时被判处不同刑期。 经马初学牵线介绍,李怀益打电话联系到了周晓艳。周晓艳只有小学文化程度,没有正式工作,她平时喜欢在电视和网上观看所谓“专家”推销药品的广告和视频。久而久之,一些保健品、药物的品牌、用法和所谓的“功效”等,她都能说得头头是道。后来,周晓艳便穿上白大褂,冒充“医学专家”与人合伙卖药。这次接到李怀益的电话后,周晓艳一口答应下来,并与李怀益和卢进见了面。 药品虽然买来了,但是三人都没有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。经过商量,三人决定从烟台霖庆园药店入手。 在药房销售药品时,李怀益和卢进负责销售,周晓艳负责记账,按照每盒158元的价格售卖,并声称会员享受优惠活动——买一盒送一盒。同时,他们建议每个人最低买一个疗程,共12盒,算下来,每个人收费1896元钱。这样折合下来,每盒79元,以最大“诚意”向消费者“让利”。销售结束后,国际冠军杯-阿扎尔首秀皇马!三人按照周晓艳40%、李怀益30%、卢进30%的比例瓜分销售利润。 “我来帮你们拿个医药公司的代理。”去年4月,无所事事的李怀益和卢进与朋友马初学吃饭,马初学是烟台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,他告诉两人,现在卖药很赚钱,利润大得很。李怀益和卢进两人合计了一下,起码卖药总比打工、卖麻花轻快。 现年51岁的李怀益认识朋友卢进后,两人合伙经营某品牌花。生意一开始做得红红火火,但李怀益受不了早起晚睡的辛苦,没过多久,李怀益和卢进就把麻花店关了。 如果有想买药的,引导每人先预交100元,周晓艳会给买药人一张卡片,凭此卡片可以到三人指定的霖庆园药店买药,100元钱算在药钱里,然后再给买药人办理“购药会员”。如果以后这些人还想买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的话,用会员证会有适当优惠。 首战告捷,于是,在接下来的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里,三人如法炮制,先后在烟台多个地方举办了八次会销活动,每次都赚得盆满钵满。不料,最后一次会销时,三人被市场监督管理人员当场查获。 综合全案证据,经依法审查,莱山检察院认定,2018年4月至今,李怀益伙同周晓艳、卢进违反国家药品管理规定,在无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的情况下,通过烟台霖庆园药店,从制药公司购进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,后采用会销的方式销售该药品,经营数额30多万元。王绍洋在明知李怀益、周晓艳、卢进等人既非药企工作人员、亦无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,违规出借药房营业执照等资质,为其提供帮助从中牟利,四人的行为均触犯了《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,涉嫌非法经营罪,遂依法提起公诉。 霖庆园药店每个下属门店都有自己会员的联系方式,三人提前把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摆放到药房货架上,进价每盒15元的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被三人定价为每盒158元。然后,他们再打电话通知会员,近期会在药房附近的酒店开会宣传促销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,参加会议的人都会得到一些赠品。这样,他们就能多招揽顾客开会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