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鸣岛游记:席地而坐随着海风瞭望远方抓住每

时间:2019-08-23

  如果真的想通,可以组团从里面探险了,自己进去还真有可能迷路,想想就刺激,完整的一圈转完了,往回走吧。恰好遇见了一块上岛的北京夫妇,他们好像很想离岛的样子,不能出海失去了很多乐趣。往回走先直奔渔民的小码头了,刚好看见四五个人守在码头跟前,看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船上捞螃蟹,不能出海也得上去站站吧。

  沿着墓地前小路走着,墓地背靠小岛,面朝大海,生生世世守在这座美丽的小岛上,这一段是与之前不同的,是用石头铺成的,走着走着,一侧的树林也茂密起来,阳光透过树林洒在石头小路上,一旁听着海浪的声音,哇,这感觉不是川藏般神圣、不是喀什般浓情、不是沙漠戈壁般荒芜、也不是南方水乡般唯美。

  那一阵眩晕,能让我缓一阵子了,回去休息休息吧。回到住处,只有老太在家洗洗刷刷,老头出去打麻将了,我也进了自己房间打开电脑看会儿电影消磨一会儿,也不知道几点了,听着婶儿开始忙活着做饭,饭菜的香味飘进屋里,肚子开始咕噜咕噜作响。

  没一会儿一桌海鲜午餐准备好了,只有一双筷子,“我叔怎么没回来呢?”“你吃吧,我们不吃。”婶儿跟我说“你吃就行,我们平时就一顿饭,中午都不吃的。”像在城市生活工作的人,吃饭时间很多也是挤出来的,够了凑合了,没想到一个世外的小岛上,竟然比我们的饮食还不规律。

  走到一个拐弯的地方,右手边出现了一个直径10多米的大水池,这是一个被架高的水池,这个水池是干什么用的呢?无人机顶着大风飞到正上方拍下了水池的全貌,被绿树环绕,很科幻,从岔路口开出来一辆农用车,“凸凸凸”的很煞风景,从去年到现在没有停止过的工程,到底工程哪里了。

  拐向大路,前面一个瘦瘦的老头,走路很明显的“O”型腿,这应该是平时不怎么离岛的居民,闲来无事在外面溜达,小岛的日常真得很宁静,此时此刻,除了这个老头和我并没有看到其他人。“轰轰轰”,有一辆挖掘机出现了,吊着两大包物料从坡下开上来,带起了一片尘土。

  航拍了几张,赶紧收起来,万一坠毁了真心疼啊,继续往前走,看到了一排排小房子,有比较老旧的砖垒的房子,也有简易的板房,这是渔民的仓库。仓库的外面有放的鱼筐和浮球,这个季节基本都闲置着,渔民都把鱼筐放进大海,到了冬天不出海了,把鱼筐刷好都放进仓库,接着走就看到大路了,环岛一圈正好消化了丰盛的早餐。

  吃海鲜的时间比吃其他的时间要长,不是去壳就是去刺,怪不得吃海鲜都吃不够呢,钱没少花没吃饱,吃完已经快2点了,吃完饭洗洗手接着回房间,看会电影赶紧睡一会,睡醒了还有一些片子等着拍呢,影像是最直接的记忆方式,尽可能抓住每个时刻的美好瞬间。

  跟船家打了个招呼,使劲儿把船拉着离岸近一些,小心而快速的上船了,天呢!上船的那一刻就有了晕船的反应,只是轻微的摇晃,就有反应了,要是真的出海,还不得呕死在大海上。赶紧下来吧,真的受不了,跟那几个游客聊了几句我就往回走了。

  这是另一种升华,过滤掉了城市的喧嚣、摘掉了职场的面罩,这种感觉让人静止、让人不由自主的展开双臂想去拥抱、让人席地而坐随着海风瞭望远方,一只松球躺在地上,配合这完美的光影,很明显是在等着拍照吗,哈哈一个松球让我好一阵拍,石头小路并不长,可是走出了一圈操场的距离。

  看来平时她们不怎么吃煎饼,看着就像吃点心一样,边吃边拉,我依然是听不懂啊。岛上的生活就这么简简单单,上午去这家玩玩,下午去那家拉拉,坐一块儿看个电视,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家准备晚饭,孙叔家的小狗,每次我从外面回来都会冒个泡,迎接一下。

  往前走看到码头了,载客的游艇好像知道停航,所以漂的离码头老远,告诉人们今天它休息请勿打扰。老头从码头周围捡着瓶子,卖瓶子是不是要去对岸呢?码头旁边有修的比较好的海草房,并没有开始投入使用,一米宽的木头小路通向悬崖的石壁,另一个防空洞的入口出现在眼前,这个会跟上面那个入口相通的吗?

  好吧,我确实有点饿了,自己吧唧吧唧的吃起来,老太就在旁边坐着。一会儿从外面推门进来一个中年妇女,年龄没有孙婶儿大,穿着一条红色的厚保暖和凉拖鞋,她也是来串门儿玩儿的,她们做到屋里的炕上,看着电视拉起呱,边拉着老太把我带给她的煎饼拿出来吃了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